办奥运命悬疫苗一线 但他们就是不想注射咋办

来源:新浪体育 时间:2021-01-13 16:47:29

最近几日,有关东京奥运会可能被迫取消的传闻甚嚣尘上。

随着东京及其周边府县新冠疫情的不断恶化,日本全境当前进入“封国”紧急状态,目的是在春季到来前控制住这场瘟疫在本土的持续扩散。

对此,东京奥组委与日本首相菅义伟相继发声,表达“日本政府举办东京奥运会决心不变”的态度,以正视听。

国际奥委会对日本媒体表态时,为了让日本国民安心,一度表示会优先向运动员提供疫苗,注射疫苗是参加奥运会的前提。

但是看看日本、美国和英国等国40%以上人群对注射疫苗的谨慎态度;并不是每名运动员都愿意冒着疫病的风险去参加奥运会的。

此外,政治取向、价值观、宗教、教育和社会原因,抵制疫苗的运动员也大有人在。

这可能会使得国际奥委会以及日本的奥运疫苗计划受挫——最终导致奥运会的精彩程度或者参与人数缩水。

体坛重启真不容易

在经历了2020年的大面积停摆后,世界体坛极度渴望在2021年重启。

尤其是那些面临奥运资格选拔的项目,倍感压力。

从本周开始,由泰国主办的三站世界羽联赛事,比赛还没打就已经损失了一哥桃田贤斗、男双世界第一苏卡穆约、印度女单好手内维尔等名将,原因全部是赛前新冠检测阳性。

同样宣布退赛的是整个中国羽毛球队,不过他们更多顾虑的是泰国当地近期突然爆发的严重本土疫情。

不参赛就挣不到积分,挣不到积分就抢不到奥运参赛权,已经差不多有一年时间没球打了,你说这些运动员难不难?

网球虽然去年在疫情环境下,坚持举办了美网和法网两项大满贯赛,累积了不少积极的防范措施。

比如球员们的强制性隔离居住、训练、比赛,营造一个类似“泡泡”的相对安全的比赛环境。

然而新年伊始,转由卡塔尔多哈主办的澳网男单资格赛突然爆出神奇一幕。

一名球员在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突然被工作人员告知赛前做的新冠检测结果阳性。

他所打的那场比赛被允许继续进行,但在赢球后,就被组委会强制退赛,还拖累对手也进了“小黑屋”,遭强制隔离观察。

全球疫情持续恶化,羽毛球和网球面临的这些问题,也会出现在田径、游泳、体操、射击等项目中。

如何办赛,在哪办赛,执行怎样的安全防护措施,保证每一个东京奥运会比赛项目都能够早早重启,难度真的不小。

就往届而言,各单项的奥运资格赛大多应在奥运年的春季结束前,即4月底进行完毕。

其中结束早的项目,比如早早拿到参赛权的卫冕冠军中国女排,自是不必再耗费心力迈出国门,可以进入冬训磨合技战术、储备体能。

然而,据IOC统计,目前仍有43%的参赛名额静待出炉,对此他们要求各单项协会——最迟必须在7月初完成奥运资格选拔。

别说中国羽毛球队高挂免战牌,为如何确保奥运资格倍感压力山大了,想想还在等待命运垂青的中国男篮,如何能够在5个月后前往加拿大赛区拼死一战,就知道有很多实际问题真的让人一筹莫展。

向打疫苗说“不!”

通过疫苗接种来形成足够的群体免疫屏障,早已是国际社会的共识。只有在安全的环境下,人类的生活才能回归正轨。

目前,包括中国、美国、英国以及整个欧盟在内的不少国家,都已经展开了对民众的大规模新冠疫苗接种工作。

一直以来,不论是日本政府、日本奥组委,还是国际奥委会,也都对“运动员接种新冠疫苗”的话题有不少讨论。

1月6日,加拿大籍IOC资深委员迪克-庞德对BBC表示,参赛运动员应当优先接种新冠疫苗,以避免东京奥运会被迫取消。

这是考虑到各国开展疫苗接种的条件不一,如果不能在夏季到来前给予参赛运动员优先接种,那么时间上肯定来不及。

然而,在运动员是否应强制接种新冠疫苗,才能被允许参赛的问题上,IOC却无法挺直腰板喊,“你们都得听我的!”

尤其是在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中,强制接种疫苗,会被视作“侵犯个人自由”,从而引发法律诉讼纠纷。

好比在美国,即使疫情形势不断恶化,政府也无法颁布强制行政令,要求民众在公共场合必须佩戴口罩。

因为“戴不戴口罩是我的自由”。是得到宪法保证的“价值观”。

于是,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不得不划定界限,明确表示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“没有义务”接种疫苗。但同时,他恳请运动员们能够牺牲小我。

因为这关乎整个体育大家庭的团结,巴赫希望所有人都能为安全举办东京奥运会,贡献出力量。

试想,如果“打疫苗”对运动员们只不过是一个主观意愿的选项,那么东京奥运会要想安全举办的风险,就大得没边了。

除了不同价值观导致立场不同,还有运动员出于宗教信仰,对接种疫苗也抱有怀疑甚至是明确反对的态度。

其中的代表人物是崇尚人体“自然疗法”的男子网坛一哥德约科维奇。

小德曾经这样说:“个人而言,我是反对接种疫苗的。我不想被某些人强迫接种疫苗,只为了能够旅行。如果这成为必须性的,会发生什么呢?我不得不做一个决定。在这个问题上我有自己的想法,它未来会不会改变,我不知道。”

“我不是专家,我只是想在选择什么对我的身体最有益时有一个选择。”

可以肯定的是,德约科维奇的这个观点有不少支持者,因为目前投入使用的几款疫苗都有因研发周期短而引发的外界疑虑。

它们是不是最好的选择?能不能对人体产生足够安全的保护?业内专家的中肯观点是,还得过几年我们才能知道。

最后,运动员们还面临着一个现实面的考量——疫苗中的某些成分会否导致他们无法通过日趋严格的兴奋剂检测。

这个问题需要由IOC牵头,与主要疫苗生产商以及WADA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协商,制定统一标准,以打消运动员们的顾虑。

疫苗对运动员安全么?

当下打哪种疫苗是安全的?

看看日本厚生省的网页罗列,基于卫生协定和条约,日本一般只承认英美法三国的6种和日本有合作的疫苗。

如果非洲或者中东某国打了俄罗斯的卫星V或者中国乃至印度的疫苗,却不被日本乃至国际奥委会承认怎么办?

这个可能发展为政治难题的大锅,国际奥委会要去背么?

此外,疫苗所引起的反应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没问题,但是对于运动员来说安全么?

美国媒体援引美国CDC的报告显示,在报告截止为止,已经有530万美国人注射了辉瑞的疫苗。

其中189万人是在去年12月底之前首批注射的。这189万人中,有21人出现了过敏反应,即100万人中有11.1人,这一数据是流感疫苗的8.5倍。

在美国的这21人中,有17人过去有过敏史。尤其是有花粉症、哮喘和荨麻疹的人群,更是容易出现不良反应。

前WHO专家,哈佛大学医学博士左门新解释说:“有可能出现呼吸障碍和意识不清,甚至严重的会发生生命危险。”

哮喘!

如果熟悉这些年国际反兴奋剂组织WADA对美国运动员的用药豁免,就能知道,在美国和英国,有多少“优秀运动员”要靠药物来遏制哮喘和花粉症了。

所以,疫苗的安全不仅仅关乎个人健康,还牵扯到是否适合这些运动员的问题。

由此可见,要想完成坚持举办东京奥运会的美好心愿,没有来自上层的大智慧,没有运动员们的齐心协力,困难重重。

焦虑ing,可能是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政府当前共同的心情。

(疯狂的乔)

相关推荐